暴躁的非洲人

【IDW】寻光号的船长先生觉得自己在做梦

分级:PG-13

出场:补天士/死锁/漂移

预警:OOC预警,如有任何不适请立刻关闭。我也觉得挺难吃的不仅语句狗屁不通而且内容奇菜无比,音乐请随意…

摘要:但愿你的旅途漫长,但愿你拥抱的人正泪流不止。



  他支起上半身扶望向舷窗外,很好,星星们都在;再注意了一下时间,这个内置钟敲了十三下。

  所以他觉得要么是钟坏了,要么是自己在做梦。既然是梦,那就再躺一会儿好了。抱着这个想法他靠着墙壁,缓缓地滑了下去试着将自己摊平在床板上,就在差一点要完成时——身体躺平了后脑勺却还贴着墙——好死不死的通讯器响了,补天士觉得就在这一刹那自己的脖子扭了。他嘴角下弯成一个非常难过的角度,伸手粗暴的掳过桌上的通讯装置,然后重重的按下接听。

  

  醒着被老通和威震天那个老炉渣换着管教,睡着了还要遭罪,唉。

  

  ——这里是寻光号,我是补天士船长……喂?

  ——请求……重复一次……

  ——喂?

  断断续续的电音让他愈发烦躁。垃圾信号,他在芯里默默地骂了一句。

  ——…a…ch…et……and…D…请求……登船。

  刚想继续骂下去的心情全没了。

  

  “准许登船。”他没再说别的便掐掉了通话。

   

  舱室里空荡荡的,惨白的微光从窗口钻进来,在一片黑暗中勾勒着舰长的侧脸,描出他的颈部曲线。补天士坐在充电板床上,旋即抱住膝盖,关掉光镜,将头雕深深的埋了进去,慢慢的将自己缩成一团冰冷且安静的金属。

   

  那些过往的画面开始绕着他转圈圈了,可他不想看。

  我本可以……

   

  他手里捏着那个通讯装置,想起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是用这玩意儿给他最好的朋友发消息,只要漂移不马上回复,就会被“呲啦”的电一下。

   

  他捏了捏这块小金属,哑然失笑。这让补天士觉得稍稍好受了一点,他抬起头,仅仅露出半张脸,望向那张早几年就刻得满满当当的桌子。应该摆点什么,不是方方正正的笔筒。早该在海多尼亚购置一点纪念品的……

   

  我本可以给你买花,本可以趁着我还有机会,多花点时间陪你。

 

  梦想成为关键先生的补天士船长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现实,这让他很糟心,即使这是数据闪回,他也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你启动了危机处理程序,仅仅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能赢。”

   

      “假如你真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就该自己走下船长的座位。”

   

      “一派胡言。”

   

  

  恍惚之间他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舱室外了,似乎是有什么暗搓搓的东西飘进去的声音,他听见背后的舱门嗡的一声关上了。补天士转过身,内置钟哐的响了一声。他木木的盯着光溜溜的门板,不知过了多久,才浅浅的叹了口气,伸手才按下第一个键,密码盘短促的滴了一声,门竟然缓缓地开了。

  刹那之间他就被一股不可抗力硬生生拖曳了进去,他反射性的握紧拳头向那个方向挥出一拳,却打了个空,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小腿又中了一记飞踢,袭击者的机体动作轻盈的像是微风,力道却狂暴似飓风尖啸。补天士的后脑重重的磕在了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机体轰鸣,对方毫不客气的翻身骑在他的腰上,红光一闪而过,子弹上膛。他的发声器迸出痛苦的吼叫,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然拽住那家伙的手腕,右手成刀狠狠的在关节处的管线上一敲。凶器应声落地,剧痛过后补天士的光学感应器才对焦成功,多个叠影终于成了一个确切的人形。

  黯淡的光线下,一对血红的光镜死死盯着他的面甲。

  艹你妈的,一个虎子!

  他咬紧牙刚绷紧腰部准备跳起来反抗,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在他牙齿上。

   

  枪。

   

  那刚我打掉的是什么啊?操,这虎子装备还挺多。

   

  “嘿,别动,要不然你的头就穿孔了。”他终于出了声,随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

  补天士打开了车灯,来者的面貌终于暴露在了光中。

  “不好打吧。”他敛出一个微笑,歪了歪脑袋,头上的两根尖尖的角徽也偏了十五度。

  船长觉得自己的舌头打结了,亦或是语音合成器碎了。

  “……D……”

  “嗯,我在听。”他插了一句话,脸上的笑容有些许变化。

  “……rift?”

  在那个音节逸出来的时间点,一副狰狞的表情一晃而过,枪声响过,穿透的剧痛感从后背上翘的扰流翼上刺进补天士的大脑感知模块。灯光骤暗。他瞪大光镜,张着嘴,颤抖着喘气,像是抽搐一般的从喉咙深处断断续续溢出一些痛苦的音调。

  “啊……啊……啊、哈啊。”

  “It’s Deadlock.我有两把枪,一把叫‘射’,一把叫‘啊~’喜欢吗?”死锁扬起下巴吹了吹硝烟再转了一圈枪,郑重其事的纠正了补天士。他又笑了,一咧嘴露出了尖锐的犬齿。“有问题的话,那就问吧?”他握着枪,食指搭在扳机上,把枪口从明黄色的扰流翼上移开,思前想后抵在了补天士的脑门上。

  补天士干涩的咽了一口电解液,左手悄悄地摸向方才打斗中掉下来的另一支手枪。

  死锁漫不经心的用空着的左手轻轻抚摸着扰流翼上的新鲜伤口,焦黑的边缘还带着炙热的硝火气息。电光火石之间枪口抽离脑门,他利索的对着补天士左臂来了一枪。

  他几乎是哑着喊出声的。无论是脸上还是背后都凝满了防冻冷却液。滚烫的能量液淌了一地,降温、变冷。

  霸天虎枪匪探过身去拿起了先前脱手的枪安慰他道,“别担心,你还没醒呢。”他右手的枪重新抵上寻光号船长凝满冷却液的额头,低下头用额徽轻碰另一支手枪的枪管,随后亲了一下套筒,“明白他的感受了么?”暴徒身下的跑车僵硬的扭动了几下,作为回应的是喉咙深处漏出一丝呜咽。他很想说自己没有一个循环忘记过这桩事情,我愿意道歉……我……

  我知道我错了,你看到这两个数——

  他惊恐的看到死锁甩出了弹巢,不慌不忙的将里面剩下的四枚色彩各异的子弹亮出来让他欣赏了片刻,脸上带着那种从未见过的、渗人的微笑,轻轻地一转。细小的机械声“咔哒”过后,他将尚有余温的枪口靠近因为换气不畅而不断上下起伏着的亮黄胸甲,戏谑的敲了敲上边鲜红的博派标志,最后在补天士惊惧的眼神里,死锁咬紧锐齿,对着正中间的位置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装甲爆裂的声音相当刺耳,剧痛再一次占据了补天士的感知系统,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寒冷。

   

  我都快被弄死了,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

  软绵绵的使不上力,要不然我非把他揍……算了。

  唉,是不是该醒了。

  ……真冷啊。

  又冷……又痛。

  

  时间像是凝滞了几秒,他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口喘了起来。他不受控制的涌出清洗液,在一片湿漉漉中朦胧的感受到那个开枪的家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他收起下巴,越过护甲,看到破损的外装甲上结出一片寒冷的冰面。腰上的重压似乎向后退去了,补天士忙不迭的从一地能量液中支起上半身胡乱的抹掉了脸上的清洗液。他未受伤的那只手着地艰难的维持着脆弱的平衡,他密切注视着死锁的动作。在逐渐明晰起来的视野里,那个枪匪像是丢垃圾一样抛弃了两把枪,金属落在地上的声音让舰长瞪大了光镜。

  “喔拜托,别这么看着我。”他看到跪坐在自己腿上的死锁顶着一张毫无杀气、无公害的小动物表情伸出食指戳了戳自己纠在一起的眉甲。

  “……”

  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他想问问你真的会回来吗,老救也会回来的吧。嗯,就和出发时候一样,他是失落之光号的舰长,漂移还是二副,救护车还是首席医官。还想问问你真的会原谅我么,不是问你这个暴徒,是问他最好的朋友Drift。

  短短几个音节从他没闭紧的嘴里飘了出来,像微风一样几近不可闻。

  “他会回来,他会原谅你,可我不会。”

  那双血红光镜的拥有者笑了起来,眯起来的时候,补天士觉得都要被这副模样给骗到了。

  “你也只是小小的感受了一下你想象中他有多痛有多冷。”

  他怔怔的望着那个笑得开心的家伙,觉得漂移离他很远又离他很近。他伸出手,指尖微微发颤,想去轻轻地摸摸他的角徽,然后慢慢的滑下来,捧着他的脸再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在他接收器边上告诉他我很抱歉,都是我的错。

  自从出发后这一路上就没几桩事是按他的心意来发展的,不过补天士从来不需要什么写好的剧本,他等待,等待随便哪种未来,唯独这次例外。他迫切的希望至少接下来开始能按照他的愿望发展。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揽住了,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额头,同时一股热气透过指缝喷在了他的脸上,再之后他模模糊糊的看到那双已经完全闭上的光镜离他那么近。

  “因为这仅仅是个梦而已。”

  他的思绪里仅仅剩下一个语气词,啊。

  那家伙隔着手背给了他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吻。

  

  

  

  补天士睁着光镜,天花板是粉红的。

  他躺平在床上,放空思想大约十秒有余,这才转了转脑袋,粉色墙壁上早些日子遗留下来的修复痕迹也同昨日睡前一样,没有变化。地上干干净净,根本没有什么能量液,左手好像有点使不上劲。

  他摸着胸口下了床,拖着步子挪出门。

嘿,早上好。

哦……嗯,早上好。

  对方张开五指,他也本打算只是击个掌就走了。感觉相当不在状态。

嗨,好久不见。

  接着他的手就被握住,再松开。

  

不不不、你要——

  

  ——你要去哪里?

  他转过身,拔腿向那个白色的人影奔去,可漂移只是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中露出一个逐渐消失的微笑。

  

  他猛然从床上坐起,喘着粗气,背后都是冷凝液。窗外早已大亮,日光驱散了所有星辰烁辉。桌上的显示屏暗着,他颤颤巍巍的去触摸透过舷窗淌进来的浅金色阳光,松开手指。那个通讯器也只不过一块浸在温暖的光中的小小的、安静的金属。他望着自己手上的这个小玩意儿,犹豫了仿佛五百万年那么久,合上光镜握紧了它,随后抱着膝,缓缓地将自己蜷成一团巨大的、安静的金属。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碳黑的信痒神殿 | Powered by LOFTER